揭秘腐敗“窩案”背後的三種心態
  一個市級水利系統百餘人集體腐敗,一個科級事業單位領導班子會成了“分贓會”……近年曝光的腐敗“窩案”,簡直“刺瞎”人們的雙眼。不過,伴隨反腐高壓態勢的持續,一群群“碩鼠”接連被端掉,那些抱著“法不責眾”僥幸心理的貪腐官員們,該從夢中清醒了!
  新華社記者湯陽、段續、王衡、吳鍾昊
  梳理近年的窩案不難發現,不少發生在曾被認為是“清水衙門”的單位,而村長、科長等“小官小吏”製造窩案的,也為數不少。
  “窩案”背後 3關鍵詞
  冷衙門:
  水利、環保、科技是平時不大為人所關註的“冷衙門”,但近幾年國家在相關領域投資激增,由於審批權限大、掌握資金多、監管不到位,這些領域漸成窩案多發地帶。
  村官:
  今年7月,廣州市天河區冼村7名班子成員因涉嫌貪污罪、受賄罪受審;年初,廣州白雲區明星村黨支部書記梁錫全、東華村村委會主任周本財等28人因“碉堡式受賄”領刑……這幾年村官抱團腐敗的案子頻頻被曝出。
  科長:
  科長,算是行政層級中的底層了。但是近年科級單位窩案,把“科長”推上風口浪尖。
  安徽蕭縣窩案,波及全縣23個鄉鎮近20名黨政“一把手”,還有財政局長、交通局長、教育局長等十幾名縣直單位領導被免,他們都是科級幹部。江西九江水利系統窩案中,涉案的158人有89人是科級幹部。
  “窩案”背後 3種心態
  法不責眾:
  曾幾何時,“法不責眾”被一些腐敗官員奉為“至理名言”,也是“護身符”。這種心態之下,一些“窩案”涉及人員之多,令人咂舌。2010年被查處的湖南耒陽市“礦徵辦”窩案中,這個科級單位770多名幹部職工中竟有超過百人涉嫌貪污受賄,中高層幹部“無一幸免”。
  出事有人頂著:
  從一些被查處的“窩案”看,不少人都抱有這種心態,認為查也只是查領導,不會輪到自己頭上。事實上,以往有些集體腐敗案,嚴辦了“帶頭大哥”,輕責了眾多小弟。
  “這也算腐敗?”:
  在一些窩案中,有人這樣認為,常見的如認為婚喪嫁娶中收紅包只是人情往來。殊不知,此風一開,便把持不住,紅包越來越厚,名目越來越多,早已觸犯法律。專家認為,近來在從中央到地方的反腐高壓態勢下,一批集體腐敗案被連窩端掉,“法不責眾”變成“法必責眾”,體現了對腐敗的零容忍,這對那些抱有僥幸心理的人無疑是一劑清醒劑。  (原標題:“法不責眾”的夢別做了)
創作者介紹

8 小時

oz59ozjfn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